蜘蛛林转让网> 种草> 浏览文章
猛人兰世立归来:上天堂or下地狱?
0 ren668 2022年01月10日 加入收藏

每一次归来,兰世立总会高调露面、侃侃而谈;每一次归来,他都痛陈不公、声泪俱下。

十多年来,多次入狱和讼战不止,都未曾改变这位民营航空猛人的个性。在1月6日武汉举行的媒体发布会上,大家忽而发现,这位东星航空的绝对主宰者,已经62岁了。

多年与媒体打交道的经历,让他有着超强运用媒体的能力和水平,这次被广州中院宣判无罪,同样也没被他轻易放过。

有媒体称他是民营航空业的失败者,是资本腾挪的高手,是行业搅局者,更是一个缔造商业神话与大忽悠的矛盾体。

草莽富豪

兰世立早期发迹轨迹,和很多富豪的方式几乎一样白手起家,十多年时间就坐上湖北首富的位置。

在《东星十八年》里,兰世立自述当初创业的“资本”颇为寒酸:仅有一辆长征牌自行车和270元人民币。

上世纪90年代初的武汉街头,兰世立吃着2两粮票加1角钱换的一碗热干面,踩着自行车在武汉三镇跑业务。

他在书中描述,当时在珞珈山饭店租下约15平米门店,以维修办公耗材、为他人制作名片业务为生,之后通过代理IBM电脑及买卖汽车,攫取了人生第一桶金。

创业之前,兰世立从武大毕业,顺利进入当地一家省级单位工作,其后到过海南某机关任职。机关办公室的清闲工作,难以满足他的野心。

彼时下海大潮中,很多如今耳熟能详的企业家正是在那时下海弄潮,兰世立不甘人后,早已将“兰家人不入生意场”的祖训抛在脑后。

多个公开报道统一披露,他早期创立东星电子时,就展现出了超乎寻常人的经营实力。这些报道不厌其烦描述兰卖电脑的套路:先教各个单位出来的学员打字,后将电脑“送”给他们,用得顺手再付款。

这样的商业模式,让兰世立的电脑业务忙不更迭,积累了丰厚的资金。靠着资金优势,在1992年前后涉足餐饮,在武汉设立东宫高端酒楼,在1997年开始房地产业务布局。

回溯历史来看,那个年代兰世立的商业视野,从来不会停留在某一个行业,往往吃着碗里的饭,盯着锅里的菜。

随着酒楼、房地产生意布局完成,逐渐向他认为更赚钱的旅游业落子。1993年,东星旅游成立。以此为起点,开启东星王国的缔造。

2003年非典爆发,全国旅游业务低至冰点,兰世立趁势抄底,不仅收购汉口国旅有了出境业务经营权,还拖着一车现金到北上广收购了多家旅行社。

旅游站点及网络的构建,让兰世立有了更大的想法——进入航空业,买飞机开航线。那时,鹰联航空已先他一步在2004年拿到批文。

2005年,东星航空成立,成为为数不多民营航司。那时,东星集团的酒店、景区、旅行社及航司的构建了一个完整的生态圈,兰世立成为行业内炙手可热的人物。

当时东星航空多么辉煌,近200亿资产,公司员工超过6000人,大巴车300多台。

2005年,兰世立的名字首次出现在福布斯富豪榜单上,次年他以24亿元身价被福布斯列为湖北首富。

监狱常客

许多成功人士行至巅峰,总会谨小慎微,一向高调的兰世立从不掩饰自己的狂傲,这也导致他多次身陷牢笼。

就在他开设东宫酒楼期间,曾为讨好某位大佬获得银行贷款,只身前往深圳走私轿车给这位大佬使用。虽然靠着这种人脉关系企业走上顺途,后来因为这个人生污点被内部人士告发,以至于他被监视居住了将近一个月时间。

事发之后,兰世立的生意开始走下坡路。1995年,国家禁止公款消费,他的东宫、西宫两座酒楼生意日渐衰败,不得不关门大吉。

2009年随着东星航空破产,兰世立第二次失去自由,被关进武汉二看。南德集团创始人牟其中、德隆系实控人唐万新曾被关在此。

2010年4月,兰世立因逃避追缴欠税罪被判4年。在这期间,他开始认真反思,并著书《东星十八年》,系统性阐述这18年里自己的想法和挫折。临到出狱,他的另一部传记《我的人生不是梦》已写了55万字。

2013年8月,兰世立提前出狱。他面临的是东星破产、员工星散。他走出来时已经两手空空身无分文。他公开宣称,当时已得到国内一大批知名企业家的支持,将在航空及旅游业进行二次创业。

2015年3月,兰世立与新疆麦趣尔(002719.SZ)李氏兄弟合作收购泰国东方航空,期间双方产生纠纷。李氏兄弟向广州警方报案涉嫌侵占相关资产,兰再次被当地警方监视居住。

2016年7月,兰世立经香港入境新加坡,违反移民法被逮捕,随后在2017年11月被列入“红通”在逃人员,2019年11月再次被逮捕,去年12月被广州中院宣判无罪。

讼战不止

赫拉克利特曾说,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。

走进兰世立的创业史,你会发现他在不断重复高调复出、东山再起和重蹈覆辙的路径。他在商场里炮火连天,同时关于他及东星的诉讼接连不断。

2016年兰世立在新加坡羁押时期,最高院对湖北东盛地股权转让纠纷作出终审判决,一场历时7年的官司最终尘埃落定。

这场兰世立与融众集团谢小青的官司从2009年立案,2012年湖北高院一审、2013年二审最高院裁定发回重审、2014年3月,湖北高院重审一审、2015年10月最高院重审二审。兰谢两人的博弈,最终以兰世立败诉告终。

兰谢二人的纠葛源于2007年前后,兰世立进入航空业之后亟待地产业务输血。当时兰拿着旗下东盛地产股权向经营典当业务起家的谢小青融资。

2007年11月至2008年7月,兰世立从信用借款、到将地产项目光谷中心花园托管给融众,再将东盛地产股权转让给谢小青指定的两位特定人士,8个月时间里二人矛盾迅速升级,最终诉至法院,成为湖北商界至今耗时最长官司之一。记得那天尘埃落定,融众员工欢呼:抗战终于结束。

2009年3月,民航中南局对东星航空作出暂停飞行决定。2011年2月,东星集团向广州白云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,请求判令民航中南局行政处罚决定无效,当12月即被一审驳回,东星航空停飞成为定局。

东星集团最后一块资产是钟祥黄仙洞景区。眼见东星集团大势已去,钟祥当地在2011年下半年收回景区经营权,东星集团立即向湖北高院起诉钟祥旅游投资开发公司、钟祥旅游发展总公司,要求继续经营景区并索赔1亿元,5年后被湖北高院终审判决败诉。

与麦趣尔李氏兄弟的讼战,最近才落下帷幕。外界得以知晓,2015年兰世立与李氏兄弟就收购泰国东方航空相关股权的故事。

哪料与李氏兄弟的合作,让兰世立再一次陷入诉讼之战中。2016年2月,李氏兄弟向广州警方报警并在次月立案,随后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起诉兰世立涉嫌骗取李氏兄弟投资款、占用泰国东方航空股权等。

就在兰被新加坡法院羁押时期,泰国东方航空在新加坡高级法庭对其提起诉讼。

何时东山再起?

20多年来,兰世立身上的标签越积越多,湖北前首富、民营航空第一人、商界闯王、阶下囚、线上发声的民营老板、大忽悠等等。

这几乎集中了上世纪90年代崛起的企业家的所有特征,高调、剑走偏锋、偏执、胆子肥、成功和破产一念之间。

国际倒爷牟其中在武汉服刑期间,兰世立陪同王石去探望牟,3年后就住到牟的同一栋楼。兰入狱之后,另一位商界传奇人物严介和总结,“5年前就猜到他的结局。”

兰世立败在进军一般人都不敢介入的航空业,重资产投入、回款慢,需要大量资金输血,而当初兰的东星航空注册资本8000万元,撬动120亿元价值的飞机,高杠杆的操作最终让自己败走航空。

当年投资航空业是何等热潮,就连释永信就动了凡心,对兰世立当面说要拿出一个小目标投资东星,以后要在三万尺高空奏响禅乐。

2013年冬天,兰世立前往河南接受方丈点拨。最终以一个搅局者出现在旅游业和航空业内,以低价海南游和港澳游甚至泰国游横空出世,导致国内多家航司联合抵制,最终由相关部门出面协调才得以平息。

这种低价游基本没有给行业带来颠覆性变革,对旅游品质日渐提升和心智成熟的消费者来说实惠不大。因为低价游背后伴随的是以购物等灰色手段来获利,以至于让不少参与者吐槽。

这种低价游一阵火热之后也偃旗息鼓。

去年12月20日,兰世立被广州中院宣判无罪重获自由。10天后,回到武汉。在微信短视频里,他站在黄鹤楼门前对着屏幕说,“黄鹤一去不复返,此地还有兰世立。”

1月6日,兰世立在汉口一家酒店举行发布会,对线上线下媒体回应还会东山再起,“我的目标是超越过去,比过去做的更好。”

对于以后是否还会以航空业为创业方向,他没有回应,只是表示以后方向将“跟网络有关。”

航空公司让兰世立上过天堂,也下过地狱,脱了一层皮之后,大抵让他既恨又怕了。

他或许不知道几十公里之外,老家江夏区阮家湾一处荒地上停留的40多台东星旅游豪华大巴,如今已烂成废铁,正默默期盼他的主人。

北京蜘蛛林科技有限公司http://www.zizulin.com/专业承接网络外包业务:网站seo优化排名、网站代运营、公众号代运营、品牌推广、软文推广、企业网站建设、小程序建设、电商网站建设等。是华为云的精英服务商,腾讯云的合作商,提供华为云,腾讯云、香港云主机、虚拟主机、域名注册等服务。

关于我们- 联系我们- 法律声明